修建新“查甜心包養網天路”接续乡村振兴 下庄来了一群年轻人_中国网

1月11日,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“天路”上,毛相林(右三)给袁孝鑫(右一)等年轻人讲述修路的往事。

“我们也想开民宿,但就怕挣不到钱。”

“各位老辈子,开民宿的村民这个月都领到了分红,开民宿真的有搞头!”

农历正月初八,春节假期还没结束,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村委会主任袁孝鑫就召集村民召开院坝会,动员大家发展民宿。

去年,下庄“天路”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,游客增多了,村里人气更旺了。然而,下庄只有十来家民宿,住宿接待能力急需提升。有的村民想开民宿,但担心赚不到钱,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2月5日,十多名开民宿的村民刚领取了6万多元的分红。袁孝鑫想趁热打铁,动员更多村民发展民宿。会上,王先均、黄玉高、吴军等7名村民表态,同意把农房改造成民宿。

接过“接力棒”

“90后”上任村委会主任

袁孝鑫今年32岁,去年10月,65岁的下庄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毛相林卸任村委会主任职务,把“接力棒”交给了她。

一位“90后”,为何能成为下庄的村委会主任?

大学毕业后,袁孝鑫曾在重庆多家互联网企业工作。2022年,她辞去高薪,返乡创业。

回到下庄后,袁孝鑫开始学习扎染,创办“下庄布谷”扎染工坊,被评为巫山县第六批县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。

“这个女娃的思维很活跃,用一个布袋就把下庄‘带’到北京。包養”毛相林说,去年参加全国两会时,他背着袁孝鑫制作的印有“下庄天路”图案的扎染帆布袋,大家看见后觉得很有创意,都说要来下庄“天路”走一走、看一看。

在毛相林看来,袁孝鑫年轻、学历高、肯干事,有能力把事情干成,想到自己年事已高,便希望她去竞选村委会主任。

“我的第一反应是错愕。”袁孝鑫告诉记者,下庄在毛支书的带领下获得过巨大的荣誉,是社会关注的焦点,自己年轻没当过村干部,在村里又是“小字辈”,怎么可能胜任村委会主任?

“孝鑫,你虽然年轻,但做事踏实,有发展产业带动村民增收的本事,还有宣传推广家乡的能力,现在村里发展旅游业,需要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把这个担子挑起来。”在巫山县驻下庄村工作队副队长方四财的劝说下,袁孝鑫经过反复考虑,终于答应参加竞选村委会主任。

在村民代表大会上,袁孝鑫全票当选为下庄村新一任村委会主任。

上任后,大大小小的村中事务,让袁孝鑫忙得不可开交,向村民宣传政策,引导村民发展产业,组织开展环境整治……常常一天要接四五十个电话,晚上还经常熬夜加班。

然而,对这位年轻的村委会主任来说,最难的莫过于解决各种矛盾纠纷。

一次,村上的杨某因修入户路占了叔叔家的土地,两人吵得面红耳赤。袁孝鑫出面调解,劝导杨某绕道修路,却被他误认为是在“拉偏架”,她觉得十分委屈,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村里的老人为她支招:建议找到承接修路的施工队,在费用上为杨某适当“打折”,但前提是他绕道修路;劝说杨某的叔叔不要跟侄子计较,作为长辈要大度。最终,这对叔侄握手言和。

虽在乡村治理方面缺乏经验,但在产业发展上,袁孝鑫却有着独到的见解。

村民同意发展民宿后,觉得应该学习城里的酒店,把民宿装修得高档一些。袁孝鑫却认为,民宿装修要带有乡土气息。“游客是冲着‘土味’来的哩!”大伙儿听后,同意了她的观点。

在农产品的销售上,袁孝鑫认为要利用互联网打通销售渠道。脐橙上市时,她当起带货主播,在基地现场直播“吆喝”,帮助村民销售脐橙。

除了袁孝鑫外,下庄村干部还有不少年轻人:派驻村上的第一书记李智,是一名“80后”,为了守牢不发生规模性返贫的底线,他定期到村民家入户走访,了解“两不愁三保障”及饮水安全状况,同时积极为下庄脐橙联系销路,壮大村集体经济;“00后”袁清生大学毕业后回到下庄,“90后”方黎退伍后也来到下庄,如今他俩都成了下庄的村干部,协助袁孝鑫处理村里事务。

1月12日,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,杨慈正在自家农家乐里洗菜备餐。

投身“旅游热”

“80后”打造“夜市”

与袁孝鑫一样,“80”后杨慈返乡创业同样被家乡的发展所吸引。

杨慈今年41岁,下庄“天路”修通后,她便离开家乡,在巫山县城开过便利店,后来又做过服装生意,但收入并不高。

2018年,她辞掉工作,在家照顾小孩。这一年,父亲杨元鼎在老家开起了农家乐,成了下庄村首批发展旅游业的村民之一。

“城里的生意都不好做,更不要说在村里头。”杨慈本以为父亲的钱会打水漂,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第一年父亲就收入7万多元。

随着毛相林和下庄“天路”的事迹享誉全国,到下庄来参观、学习、旅游的人更多了。杨元鼎的农家乐也“背靠大树好乘凉”,年收入超过10万元。他在电话里让女儿回来看看,现在下庄热闹得很。

沿着“天路”而下,杨慈看到,父辈们当年修路经过的鱼儿溪、私钱洞建起了观景平台,村里新建了下庄人事迹陈列室、愚公讲堂等景包養点。看到家乡的变化,她也回村开了一家农家乐,投身家乡的“旅游热”。

但农家乐的规模不大,仅有3个房间可供游客留宿,大厅只能接待10桌客人。如何能引来更多的客人?

去年元旦,杨慈带着家人到重庆中心城区旅游。晚上路过夜市,那里的烟火气让她有了灵感。

“下庄的旅游缺少夜经济。虽然白天下庄村到处都是游客,但一到晚上,游客只能待在房间里看电视、玩手机。”杨慈想到,把农家乐打造成下庄的“小夜市”,让游客在晚上也有吃的玩的。

一个月后,杨慈利用农家乐的院坝建起露天烧烤摊,摆上二十来张餐桌。白天,农家乐为游客提供腊肉、腊猪脚等农家菜,晚上经营烧烤夜宵,营业时间延长到凌晨。为了丰富游客的体验,院坝内还会定期举行篝火晚会、露天KTV等活动。“夜市”营业以来,农家乐每月有1万多元的收入。

如今,巫山把下庄景区纳入到县里规划的南北两条旅游环线之中,经北环线,下庄可经大昌古镇,再到国家5A级景区小三峡,也可连通当阳大峡谷,再到国家5A级景区神农架;经南环线,下庄可通至巫山神女峰景区。得知这一消息,杨慈信心更足了,今后,下庄的旅游会越来越热。

看到村里的发展潜力,更多年轻人投身下庄产业发展:“80后”陈刚令,是重庆浙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在他的运营助力下,去年下庄脐橙产业收入超过100万元;“00后”杨军是下庄旅游观光车队的司机,每天负责沿着“天路”将游客送达山下的村庄;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生来到下庄采风,用下庄元素设计系列文创产品……

1月11日,巫山县竹贤乡下庄村小,教师彭淦正在给学生上课。

助力乡村教育

“90后”到村小当老师

“90后”彭淦是下庄村走出去的第一批大学生,毕业后在成都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财务。他从公司辞职回到家乡的村小任教,缘于一个电话。

2018年的一天,彭淦接到小学老师张泽燕的电话:“小彭,学校的老师都快退休了,你能不能回来教书?”

“我当时心里很纠结。”彭淦告诉记者,虽然在成都工作辛苦,但每月收入有7000包養網多元,回乡教书收入会下降。思索再三,他决定先返乡探亲,在学校代几天课再说。

又一次回到母校,彭凎走进教室,黑板上一句熟悉的标语勾起他的回忆——“大人流血修路为我们,我们读书为下庄的明天。”

儿时,张泽燕曾用这句话激励他和同学们努力学习;现在,应该有人把这句话和老一辈修路的故事讲给下一代人听。

而一件小事,更让彭凎下决心留在下庄。

课间休息时,学生们趁彭淦不注意,在他的茶杯上贴满卡通爱心的贴纸,还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道:“彭老师,你能不能留下来教我们知识?”

彭淦看见后,双眼湿润,冲着这些学生点了点头。

2018年底,他辞掉工作,回到村小任教。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,很多村民把孩子送往条件更好的乡中心校或外出求学。目前,下庄小学只有3个学生,但彭淦说,只要还有一个孩子,他都会守在这里。

工作之余,彭淦还在下庄人事迹陈列室包養網比較“兼职”当讲解员。在陈列室二楼,摆放着父亲彭仁松与父辈们修建天路时风餐露宿的照片,他会结合自己的经历,把下庄的故事讲给包養網價格游客听。

在下庄公共事务中,也活跃着更多年轻人的身影:“90后”黄平,是下庄修路队最年轻的机手,山体出现滑坡时,他驾驶挖掘机在“天路”上清除障碍;“95后”黄梅,是下庄人事迹陈列室的讲解员,每天向游客宣讲“天路精神”和毛相林先进事迹。

站在下庄村,抬头仰望,上辈人铺就的“天路”穿过巍巍青山通向山外;环顾四周,村庄生机勃勃,由年轻人参与修建的新“天路”正不断延伸…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